新闻中心

斜 阳 的 街( 小说 )

时间:2019-10-20 22:01

  早晨,鸟儿刚抖醒大地,空气清冽。老几开着虎妞牌电动车,已经走在县城的大街上了。街道刚洒过水,油光光的亮。洒水车唱着歌跑远了,隐隐地传来隆隆的声响,高楼耸立。小商贩们都开始出生意了。老几的三轮车上装满新鲜的蔬菜,青愣愣的叶片,脆生生的绿。风波浪似地卷,天空一片湛蓝。

  老几是卖菜的,开一亩多菜园,天天给菜浇水灭虫除草,快五十岁了,还是光棍一条。他残疾,走路一拐一拐的,右眼半瞎着。老几总是戴副墨镜。菜市场里,人流拥挤,叫卖声起伏。老几戴着墨镜卖菜,很是显眼。不知道的,以为老几耍酷。老几面相粗黑,看着又不像耍酷的。菜摊一位挨着一位,老几和几个老太婆挨着。老太婆都银发闪闪,抖抖索索。老几帮助她们装菜捆菜。老几说话和气,脑子活络,戴着墨镜称菜数钱,不差毫厘。

  大半晌午,老几的菜就卖完了。光线移到柳树上,水淋淋的边缘。街市热闹,空气混浊。老几收拾摊位,数好钱,开着三轮车走了。太阳一跳一跳的。老几走在空旷的郊外,放眼一望无际。金黄的画面在他脑海闪烁。老几是锤楼村的,离县城不远,毗邻一片水塘,水波荡漾,风刮起又落下,旁边有几棵老榆树,历经风雨,落叶纷纷。老几住两间平房,是他自己攒钱盖的。房前一片开阔的菜园,四季葱绿。老几把车停在门前,从车上跳下来,一拐一拐的,去侍弄井水。

  深秋时节,万木萧瑟。阴沉的天,绵绵的雨。老几不知道从哪里弄个傻女人。老几说,是他捡来的。那天,傻女人到他菜园里去拔萝卜。她衣衫褴褛,冻得瑟瑟发抖,饿得不行,两眼发绿。老几看着,心生怜悯,就把傻女人拉进屋里了。老几给她做鸡蛋面条。傻女人吃饱穿暖,对着老几哈哈笑起来。

  此后,老几卖菜的时候总是带着傻女人。傻女人坐在三轮车上,一摇一晃的,看着满街的人。老几把菜摊摆好,把傻女人从车上扶下来。傻女人就坐在菜摊旁边的一个小木板凳上。傻女人看上去足足比老几小二十岁,水灵灵的眼睛里痴痴呆呆,说话口齿不清,一张嘴就流口水。老几用块方形的手绢给她擦。傻女人就对老几笑,露出几颗狰狞的牙齿。老几忙着卖菜收钱,钱袋子吊挂在脖子上。傻女人看着街面上人来人往。她的脸色明亮起来。

  自从有了傻女人,老几就不戴墨镜了,任凭半只眼睛瞎着,走路腿甩多高。商贩们说,几,不戴眼镜了。老几说,不戴了。商贩们说,这女子水灵,大青萝卜似的。老几嘿嘿笑起来。商贩们说,不是傻,咋能轮到你呢。老几笑得腮帮子鼓鼓的。天冷,地面温漉漉的。小轿车从菜市场穿过,溅起多高的泥巴。

  傻女人穿着大新袄,冻得脸色发青。北风吃紧,雾气蒙蒙。老几给她买碗面条,热气腾腾。傻女人喝得吸溜溜的。商贩们都看她。傻女人戴顶棉帽子。老几给她把帽沿往下拉拉,盖住双耳。傻女人笑起来。这时,从北边走来几个穿制服的。小商小贩们都紧张起来,老远就听到呵斥声。有商贩赶紧把蘑菇搬进屋里,有的赶紧把鸡胸肉抬进屋里。这几个人都是城管部门的,都黑着脸,迈着方步。来到老几的菜摊前,用手指着,收了,收了。老几害怕地说,知道了。一个穿制服的高个子,一脚把老几的台秤踢了,又厌恶地看看傻女人。傻女人正吃得没有抬头。另一个穿制服的又对着老几的菜踢一脚,吼道,明天不能卖菜了,省里要来检查。老几喏喏应道,晓得,晓得。身后是护城河,飘来一股难闻的腥味。路面的泥泞更重。

  大约一个星期,老几没有卖菜。小商贩也没有摆摊。开门店的,货物都搬进屋里了。卖果子的也不敢摆在外面。街道两旁没有地摊位。车辆也不拥堵。狗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中间。买菜的找不着卖菜的了。商贩们都说,省里要来检查。正说着,城管的走过来几个人,有男有女,一路吆喝着,关门,关门。商贩们低声下气地应道,来了,来了。

  估摸着检查要结束了,老几的菜长得旺里很。白菜,包着大心。芹菜,嫩条条的。老几又开着三轮车卖菜了,笑颜颜的。这次,傻女人没有来。老几也没有敢在街中心出摊。街道干净净的。往日的热闹场面不见。商贩们的叫卖声远去。菜市场冷冷清清。老几有些落寞,开着三轮车进到院里面,把菜摊摆在背阴里,和卖鞋袜布匹的混在一起。老几的菜新鲜,水汪汪的惹眼。很快,聚拢几个买菜的。老几把台秤摆好,兴奋地称菜收钱。菜一捆捆地卖着,钱袋子越来越鼓囊。太阳的光斜在他脸上。老几的脸有着润色。风溜着地皮。没有人在意,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走过来几个穿制服的,不由分说把老几的台秤拎走了。老几慌着去夺。一个穿制服的把他揣倒。老几从地上爬起来,这是咋回事?穿制服的怒吼,看不见墙上贴的吗?老几说,不认识字。穿制服的说他妨害公务,干脆把他押进车里。

  傍晚,傻女人出现在菜市场。她啊啊地叫着,从南走到北,又从北往南走。她东张西望。商贩们都出来看她,议论她,说她是来找老几的。她说不出来。傻女人没有穿袄,一双大头棉鞋,船似的,走路要掉。傻女人越来越狂躁。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好像疯病发作了。寒风拍击着路面。

  作者介绍:木的暖,本名何玲。出生于六十年代末。高中文化,热爱文学。曾在《文艺生活》、《雨花》、《短小说》、《小说月刊》上发表过文章。

环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