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“以前开玛莎拉蒂现在骑三轮车”创业失败的年轻人去送快递了

时间:2019-12-04 20:25

  “以前我能开玛莎拉蒂,现在也可以骑快递三轮车。”曾经身家千万,如今开菜鸟驿站的他,通过为用户免费保管包裹,靠做快递找到自己。

  张言栋酷爱深夜。只有这时,所有一切才会归于安静,包括那些向他催债的电话。十点钟收工后,他会一个人在送快递的三轮车里呆坐上几小时。

  在郑州郊区,张言栋开着一间菜鸟驿站,为小区居民提供包裹免费保管、多元化服务。因为每天要和快递打交道,他常年一身深色的职业打扮。但以前认识张言栋的人都知道,他酷爱浅色搭配,每次换季去专卖店,都有专员为他服务,现在这些衣服会被他拉进黑名单。

  只不过,“过去的张言栋已经死了。”在他搬出豪宅、卖掉豪车,背上一身债的那个当下。

  几年前的张言栋,在郑州市里有着20多家品牌连锁店,每天出门前,他必须要洗澡刮脸换衣服,再开着自己的爱车,去户外游上一个小时泳,然后去公司上班,是人人口中多金的“张老板”。

  连锁店的疯狂扩张让张言栋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,他拆东墙补西墙,也没能挽留住大势,最终只能搬出豪宅、卖掉豪车,还背上了一身的债。“现在创业环境不好,聊了一圈,发现做什么都亏钱。”他索性收回了目光,找起了身边的机会,做起了快递生意。

  如今,小区走上一圈,碰上的每个人,张言栋几乎都能准确叫上名字,再聊上几句,在这里,他重新找到自己。谈及未来,张言栋的想法很简单:“做好服务,先还完债。”

  2006年,我大学毕业,当时家里都想我按部就班地进到国企,安安稳稳过一辈子。我偏不,就想自己闯。我去了数码产品销售门店,在一线做起了销售员。事实证明,我确实适合这份工作。没多久,我就成为了店里的王牌销售员,一些别人卖得不好的产品,我也能很顺利地卖出去,公司经常让我总结经验去给别的同事上课,一个月至少能赚八千多。

  那时候,这个行业的线下卖场基本是卖家市场,只要拿到合适的货,基本不愁卖。2007年底,有了一些积蓄,我就计划出去自己单干了。刚开始创业最大的问题,就是资金少,货源难搞定,幸好我年轻,什么都敢闯。我们那边数码器材市场9点开门,每天8点钟我就等在那,挨家店铺去拜访,跟老板一个个混面熟,坐下来慢慢聊,信任感建立之后,再跟他们聊给我铺货的事。

  生意最好的时候,不是谁来买给谁货,是要谁先给我钱,价格合适才给货,每天抽屉一开,钱就往里哗哗一塞,票都不用开。没两年,我的店铺就扩张到了8家,每家店都在盈利,手头有了小几百万。

  我就琢磨着换套大点的房子。转了一圈,我看上了郑州郊区的山水豪宅,里面有森林、湖泊,生态环境非常好,我动用了三个中介,才如愿拿下其中的一套。

  也许是做销售养成的习惯,我很注重个人外表。每天出门前,我都必须洗澡刮脸换衣服,再开着自己的玛莎拉蒂,去户外游上一个小时泳,然后才去公司上班。没事的时候,我特别喜欢开着车在外面转悠,有种世界都在我脚下的感觉,觉得自己做什么都能成功。

  也正是这种盲目的自信,我听了一些所谓朋友的建议,一方面把钱投到了别的项目里,另一方面开始快速扩张门店,原来的8家店,一下子增加到了22家,然后我发现事情不对头了。

  我的公司管理、企业文化,完全跟不上店铺的扩张速度,新开的店铺几乎都在亏损,我需要抽出老店盈利的资金去填补这个窟窿,而投资的项目要么亏本,要不一时也抽不出钱,资金链完全断了,债滚债,一下滚到了600多万。我只好通过关店、变卖资产来还债,但还有小部分债务没办法填上。

  房子卖掉的那一天,儿子过来问我,“爸爸,家里的钱是不是花完了?”那是我第一次对他撒谎,我说,“这里住得不舒服,我们换一个。”他才5岁,我不想他为钱担心,可后来,我妈跟我说他在偷偷存零用钱。

  现在的大环境再闯一次太难了,更何况,我一无所有,唯一有的就是经常打来的催债电话,我变得不喜欢出门,遇到熟人你不知道怎么打招呼,别人谈到钱,我也会特别敏感,日子太难熬了。要不是还有家人,好几次我都想用轻生来逃避现实。

  后来,我兜兜转转地在家门口看到了商机。我原来的高端小区地处郊区,它有着两大难:买东西难、收发快递难,我觉得可以从这里切入,但是囤货需要的启动资金比较多,从可操作性上,我决定从快递入手。

  在我们这边,不同的快递被承包给了附近村子里不同的村民,业主取件时需要一家家快递跑过去,才能把不同快递的包裹取完。我想找一个能把各个快递集合到一起的方法,就上网去搜索,然后我找到了菜鸟驿站。

  当天晚上,我就辗转联系上了当地菜鸟驿站的人,他听了我的情况之后,表示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予我支持。但我还有个更大的问题:没有场地。小区里门面房租金不菲,但租金相对便宜的个人闲置楼房背靠大路,如果开驿站,来取包裹的业主需要绕一大圈。我向房东提了个建议,让他在大路这头把墙敲掉,开出一扇门来。

  房东刚开始一听,直接把我的电话挂了,很多人也觉得我在异想天开,人家一套新房子,怎么可能会同意。我当时也没其他办法,就只能软磨硬泡,天天追着房东。但我也不是空口胡说,我向他传达两个信息:第一,我是真诚做事的,开菜鸟驿站也是有价值、靠谱可行的;第二,这件事对他也是有益处的。最终,房东不但听了我的建议,还同意我暂时先赊着房租。

  我驿站里的水电和快递架也是“赊”来的。帮我做水电的师傅,就是以前帮我装修房子的师傅,他帮我干好驿站的活之后,没收我一分钱,原来他在帮我房子施工时,我看天气热,经常会买点水果给他,他一直记到了现在。

  至于快递货架,我在做门窗师傅的建议下,去钢材市场拉回了边角料,门窗师傅晚上带了两个徒弟,连夜来帮我焊接好。后来,我在小区里认识一些人了,也经常给他们介绍生意,我觉得人做好事,会有福报的。

  开业前,我跟两家快递网点谈好了,结果我左等右等,他们就是没把我们这片的包裹按时送过来。那天下了很大的雨,我上门去他们那边问情况,结果两边都大门紧闭,我才知道自己被涮了。

  当时我实在气不过,转身去了原来另外一家快递网点,跟老板说服务价格不谈,只要他第二天准时把快递放到我的驿站。我想法很简单,哪怕开始不赚钱,也要先有包裹送过来,有了业务之后,我才能接触到顾客,顾客才是核心。

  做驿站的包裹服务,不是强制推销,而是提供顾客所需要的。取包裹最重要的是什么?就是环境舒服,取件快速。每天,我都要打扫三遍驿站,保证环境整洁,然后把包裹按照不同类型进行归档入库,这样取件可以更快速。我还在驿站配备了冰柜,保障生鲜包裹的存放,哪怕有些顾客一时来不及取,放在我这里也不会坏。我就想顾客们来烦我,烦我越多,我做得越好,才能在他们心里扎根。

  现在我做出了免费保管、方便退货、多元服务的品牌。在菜鸟驿站明显的位置,我张贴了“当场验货,不爽就退”的标语。驿站里有一间大大的更衣室,里面配有一面椭圆形的全身镜。顾客取完服装类的包裹后,可以当场试穿,如果不满意现场可以直接将快递寄回,避免了一来一回的折腾。

  当然,这里面也有我的一点小心思,毕竟收件收益低,如果能把附近的寄件业务纳入囊中,才是更大的盈利点。

  每天晚上,包裹取得差不多之后,我还要把一天收到所有包裹送往市里。在我这里,晚上八点前收到的包裹,当天都能发出,这比下午四点就停止当日揽件的周边网点,时间上更有竞争力。周边村子不少村民,现在都跑到我这里寄快递。

  每次用户来取件,我都会引导两件事情:收件地址直接填驿站、添加我的微信,对顾客来说,这保护了他们个人隐私,我也更能随叫随到地为他们服务,对我来说,抓住用户才是走下去的王牌。

  我送包裹的电动小三轮,是我们小区的网红车,上面的雨棚广告语太醒目了,很多顾客都能背出来,不过,这里面的故事很少人知道。

  为了把揽到的包裹送往市里,我的老丈人提前预支了大半个月的工资,我用这笔钱在闲鱼上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,我想给三轮车做个雨棚,但手头很紧,为了说服做雨棚的师傅能先做棚,晚些时候再给钱,我拿棚上的广告位跟他谈判,现在看来,他应该不亏吧。

  后来,我堂哥换车了,他把自己的二手面包车借给了我,天气特别恶劣的日子,我晚上就用它把快递送到市里。不过,那辆车四扇窗有三扇靠胶带纸贴着,有时候在路上开着开着,门突然就会弹开,我只能一手抓着门一手开车,那时候心里特别难过,就会想起自己以前开的车。

  送完快递,我时不时会在三轮车里会呆坐很久,夜深了,所有一切都归为平静,只有那个时候,我觉得自己是完全放松的,不用为了债务发愁,不用担心催债的电话,很多时候一坐就忘了时间,直到夜间露水把我的裤脚都打湿了,我才惊醒过来。

  这个状态慢慢在改善,在驿站里,我开始找到新的价值。很多顾客都很挺我,就像最开始不合作的两家快递网点,后来也都自己主动找上了门跟我合作。现在,我每天可以收到500个左右的包裹,寄件量在100个左右,还有附近居住的几个电商小卖家,也发展成了我的长期客户。

  经常有人问我,菜鸟驿站赚钱么?那是肯定的。如果我把未来的规划比作一棵树,那驿站就是根,分出更多的叉,树才能足够茂盛,树大之后,根就更要稳。

  之前我不是说我们小区两大难么,驿站给我带来一定的人流量之后,我又问房东租了两间房,开了一个小超市。去年年底,我用零食等流转速度快的存货做了试水。不过,我觉得随着大家消费水平的提升,追求更加高端的消费,超市成熟之后,我想把商品聚焦在进口这一块。

  或者我也是穷则思变吧,毕竟只有还清债务,才是真正重新开始。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,2019年让自己“重生”。

  (应被采访人要求,张言栋为化名,文中对一些可能透漏个人身份的信息做了模糊化处理。)

环亚